洪霞名医工作室
首页 -> 学术成果

学术成果

安康市中医医院官方微信
学术成果

继承人佟丹发表论文

发布时间:2017-12-31  浏览次数:75 次     

洪霞从中医扶土抑木理论论治脾虚肝亢型小儿
抽动症的疗效观察及机制研究
佟丹1, 张文华2, △
( 1. 安康市中医医院儿科, 陕西 安康 725000; 2. 安康市中医医院内分泌风湿免疫科, 陕西 安康 725000)
摘要: 目的: 观察总结洪霞教授运用扶土抑木理论治疗脾虚肝亢型小儿多发性抽动症临床经验及具体作用机制研究。方法: 选取 2015 年 8 月 ~ 2017 年 1 月来我院就诊的门诊及住院小儿多发性多动症患儿 71 例, 随机分为对照组和观察组, 对照组 39 例, 观察组 42 例。对照组患者给予口服泰必利片, 4 周 1 疗程, 连续治疗 3 疗程; 观察组患者给予院内自拟方治疗, 每日 1 剂, 分早晚 2 次温服, 4 周 1 疗程, 连续治疗 3 疗程。观察治疗前后 2 组患者血清中 5-羟色胺 ( 5-HT) 、多巴胺 ( DA) 的含量, 以及治疗后临床疗效, 观察 2 组患儿的不良反应及随访后的复发率。结果: 2组患儿经过治疗 2 个疗程之后血清中的 5-HT、DA 的水平均明显下降 ( P<0. 05) ; 对照组的总有效率为 74. 4%, 而观察组的治疗总有效率为 90. 5%。结论: 扶土抑木理论论治脾虚肝亢型小儿抽动症疗效确切, 不良反应发生率较小, 且复发率较低。
关键词: 抑木扶土; 小儿抽动症; 5-HT; 脾虚肝亢型
中图分类号: R 725 文献标志码: A 文章编号: 1000-3649 ( 2017) 10-0130-03
Curative Observation and Mechanism Study of Hong Xia Who has Treated Spleen-deficiency and Liver-hyperactivity Type Infantile Tourette Syndrome from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Theory of Inhibiting Wood and Strengthening Earth/TONG Dan1, ZHANG Wenhua2 / /1. Department of Pediatrics,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Hospital of Ankang City( Ankang Shaanxi 725000, China) ; 2. Department of Pediatrics,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Hospital of Ankang City ( AnkangShaanxi 725000, 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summarize the clinical experience and specific mechanism of professor HONG Xia’s“inhibitingwood and strengthening earth”in the treatment of infantile tourette syndrome with spleen-deficiency and liver-Qi hyperactivitysyndrome. Methods: From August 2015to January 2017, 71outpatients and hospitalized children with multiple ADHD in our hospital were randomly divided into controlled group and observation group, 39cases in the controlled group, and 42cases in the observation group. The controlled group were treated with Tiapridal Tablet orally for 4weeks, 1course of treatment, continuouslytreating 3courses. The observation group was treated with self-made hospital decoction, 1day and the 2day, 4week, 1course oftreatment, continuous treatment of 3courses. The serum levels of 5-HT ( 5-HT) , dobaamine ( DA) and the clinical efficacy wereobserved before and after treatment in 2groups. The adverse reactions of the 2groups and the recurrence rate after follow-up were observed. Results: After 2courses of treatment, the serum levels of 5-HT and DA decreased significantly in the 2groups ( P<0. 05) .The total effective rate of the controlled group was 74. 4%, while the total effective rate of the observation group was 90. 5%. Conclusion: The theory of“inhibiting wood and strengthening earth”is effective in treating infantile Tourette syndrome with spleen-deficiency and liver-hyperactivity syndrome. The incidence of adverse reactions is small and the recurrence rate is low.
Keywords: Inhibiting wood and strengthening earth; Infantile Tourette syndrome; 5-HT; Spleen-deficiency and liver-hyperactivity syndrome
小儿多发性抽动症又称习惯性痉挛综合征 ( ha- bitual spasm syndrome) 、抽动综合征 ( tic syndrome) ,是以多发性、慢性、波动性不自主的运动肌抽动,或伴有异常发音为特征的儿科常见的慢性神经精神
障碍性疾病, 多见于学龄前及学龄早期儿童。病情反复, 缠绵迁延, 严重影响患儿及家属的正常学习
和生活, 甚至给患儿以后的心理造成阴影[1~ 2] 。西医抗精神病药物虽然对小儿抽动症的治疗有一定效果,
但还是会产生严重的不良反应[3] , 而中医在古籍中就有治疗该疾病的记载, 而且近年文献报道中医药在
临床中发挥出明显的优势, 因此中医疗法治疗小儿抽动症越来越受推崇, 我院洪霞教授从医 30 余载,
治疗小儿抽动症经验颇深, 余有幸跟师学习, 受益良多, 故将临床经验介绍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 1 一般资料 随机选取 2015 年 8 月 ~2017 年 1 月来我院儿科就诊的小儿多发性多动症患儿 71 例, 均符合 《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 3 版中对小儿抽动症的相关标准, 患儿年龄均在 1 ~ 12 岁, 并且治疗不善症状可能一直延续至成年; 临床表现为不同程度的运动抽动, 并且多为复杂性抽动; 抽动发生频繁, 每天一次或多次, 持续发生至少 1 年以上; 抽动发作时可短时间内受意志控制, 严重学习及日常生活[4] 。所有患儿均符合中医脾虚肝亢型辨证标准: 主症: 运动抽动, 皱眉眨眼, 发声抽动, 摇头耸肩, 张口咧嘴; 急躁易怒, 面黄, 纳呆, 乏力,胃纳不振, 多梦易惊; 舌脉: 舌质淡红, 苔白或腻,脉缓[5] 。在征得所有患儿家属同意, 并签署知情同意书的基础上将所有患儿随机分为 2 组, 对照组 39 例,男患儿 24, 女患儿 15 例; 年龄 2 ~ 11 岁, 平均年龄( 5. 9± 3. 7) 岁; 病程 5 个月 ~ 2 年, 平均病程 ( 1. 7±1. 1) 年。观察组 42 例, 男患者 25 例, 女患者 17例; 年龄 3 ~ 11 岁, 平均年龄 ( 5. 6± 3. 2) 岁; 病程6 个月 ~ 2 年半, 平均病程 ( 1. 6± 1. 2) 天。以上 2组患儿一般资料经统计差异没有统计学意义 ( P >0. 05) , 具有可比性。
1. 2 治疗方法 2 组患儿均给予化痰止咳治疗, 高热患儿给予退烧药物治疗或物理降温等对症基础治疗。对照组: 给予泰必利片 ( 上海复旦复华药业有限公司, 国药准字 A200700020. 1g /片) 1 片 /次, 3
次 /天, 随病情加重可增至每天 2 片 /次, 3 次 /天;待症状控制后 2 ~ 3 个月, 根据患儿病情及个体差异,酌情调整剂量, 维持量每天 3 片; 4 周 1 疗程, 连续治疗 3 疗程。观察组: 采用抑木扶土法治疗, 组方(白术 30g, 山药 25g, 黄芪 20g, 茯苓 20g, 龙胆 20g、太子参 20g, 陈皮 15g, 乌梅 20g, 当归 15g, 熟地黄15g, 川芎 15g, 栀子 15g, 青黛 15g, 大枣 4 枚, 甘草 6g)。随症加减: 耸鼻甚者加苍耳子、辛夷; 摇头甚者加葛根、钩藤; 肢体抽动甚者加全蝎、蜈蚣;眨眼甚者加菊花。每日 1 剂, 早晚两次服用, 4 周 1疗程, 连续治疗 3 疗程。
1. 3 观察指标 于治疗前后进行血、尿常规, 肝、肾功能及心电图检查, 并详细记录治疗过程中产生的不良反应; 分别于治疗前后检测患儿血清中的中枢神经递质 5-羟色胺 ( 5-HT) 、多巴胺 ( DA) 的水平, 并进行统计分析; 治疗后观察随访半年, 观察患儿的复发情况, 并详细记录。
1. 4 疗效标准[6] 参照耶鲁大学综合抽动严重程度表 ( YGTSS) 评价 2 组患儿的病情改善程度, 以症
状减分率来表示, 减分率 = ( 治疗前评分-治疗后评分) /治疗前评分 × 100%。痊愈: 症 状 减 分 率 ≥95%; 显效: 70% ≤症状减分率<95%; 有效: 30%≤症状减分率< 70%; 无效: 症状减分率< 30%。有
效率 = 痊愈率+显效率+有效率。
1. 5 统计学方法: 所有数据均采用 SPSS15. 0 统计软件进行统计分析, 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 ( x- ±s)
表示, 采用 t 检验; 计数资料采用 χ2 检验, P<0. 05表示 2 组数据有统计学差异, P>0. 05 表示 2 组数据无统计学差异。
2 结 果
2. 1 两组治疗前后血清 5-HT、DA 含量比较 由表1 可知, 两组患儿经过治疗 2 个疗程之后血清中的 5-HT、DA 的水平均明显下降 ( P<0. 05) , 而且治疗后观察组患儿血清中的 5-HT 的水平较对照组降低程度大 ( P<0. 05) 。
表 1 两组血清 5-HT、DA 水平比较 ( x- ±s)
时间 对照组
5-HT(ng/ml) 观察组
5-HT(ng/ml) 对照组
DA(ng/ml) 观察组
DA(ng/ml)
治疗前 79.16±14.85 81.01±17.79 6.98±2.87 7.07±3.04
治疗后 62.23±13.94 51.29±16.08 4.92±1.15 4.64±2.09

2. 3 两组患儿抽动症临床疗效比较 见表 2。
表 2 两组临床疗效比较 ( n)
组别 n 治愈 显效 有效 无效 总有效率(%)
对照组 39 7 16 6 10 74.4
观察组 42 10 20 8 4 90.5

2. 3 不良反应及复发率 治疗过程中, 2 组患儿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不良反应, 对照组胃肠道不适 2
例, 嗜睡乏力 3 例, 口渴 3 例, 头晕 4 例, 恶心 3例, 心动过速 2 例; 观察组便秘 2 例, 口渴 1 例, 锥体外系反应 2 例, 2 组比较具有统计学意义 ( P <0. 05) 。随访半年后对照组患儿复发 9 例, 观察组复发 2 例, 2 组复发率比较差异显著 ( P<0. 05) 。
3 讨 论
3. 1 审证求因, 肝常有余, 脾常不足 中医基本没有关于多发性抽动症病名, 但根据相关症状多将本病归于 “瘛疭”、“慢惊风”、“肝风证”、“抽搐”等范畴[7] 。洪霞教授认为, 小儿抽动症多因 “肝常有余, 脾常不足”。“诸风掉眩, 皆属于肝”, 肝属木主风, 风性善行而数变, 肝之窍在目, 肝亢风动, 则目连眨。小儿肝常有余, 若受外邪, 易引动肝风,肝风内动, 化热伤阴, 上扰清窍, 可出现筋肉痉挛、张口歪嘴、缩脖、摇头耸肩、皱眉、眨眼诸征。脾属土, 脾之窍在口唇, 小儿脾常不足, 过食肥甘厚
味, 损伤脾胃, 升降失司, 浊者难降, 留中滞膈,而生痰浊, 痰阻窍道则喉间作声, 口出怪语; 脾虚则 肝木乘侮 , 故易生风 , 风痰内扰 , 走 窜 经 络 , 扰及心神, 而出现秽语。洪霞教授指出, 小儿抽动症主要病机主要为脾虚痰聚, 肝风内动, 肝为风木之脏, 脾属于湿土, 二者相互促进, 相互制约, 应平肝熄风、疏肝扶脾[8] 。
3. 2 扶土抑木, 随症加减 洪霞教授使用白术补气健脾、燥湿利水, 绝生痰之源; 茯苓利水渗湿、健脾和胃、宁心安神, 白术、茯苓同为君药。黄芪益气固表、利水消肿, 山药益气养阴、补脾肺肾, 二者为臣药。太子参可补气益脾, 养阴生津; 龙胆清热、泻肝、定痉之功效; 陈皮理气健脾, 燥湿化痰;当归补血活血, 川芎归肝经, 能养血活血以达血行风自止的功效, 又为 “血中之气药”而行气活络之功效; 熟地黄滋阴补血, 益精填髓; 甘草缓急、调和诸药。诸药合用, 脾土得以健运, 肝木得以克伐,共奏平肝健脾、熄风止痉之效。洪霞教授在运用经方治疗时, 会根据患儿体质和临床症状而随症加减,若出现肢体抽动甚者, 通常在基础方上加伸筋草、全蝎、蜈蚣以平肝熄风、舒筋活络; 若出现鼻抽涕、耸鼻甚者, 可加苍耳子、辛夷以祛风止痉, 通鼻窍。洪霞教授的扶土理论主要表现在使用白术、茯苓、陈皮、甘草合用健脾化痰, 主治纳差、面色不华、舌苔白腻; 太子参、白术、茯苓、甘草合用益气健脾, 主治气短乏力、食少便溏。而抑木理论主要表现在采用天麻、钩藤平肝潜阳, 所治头晕面赤、五心烦热等肝阳主亢、肝风上扰之症; 当归、川芎、栀子配伍平肝清热, 治患儿抽动频繁, 烦躁易怒。
3. 3 从病理角度阐明病机 已有研究表明, 小儿抽动症与中枢神经递质失衡有着密切关系, 其中 DA 及5-HT 等单胺类递质的失衡是在小儿抽动症发病过程中的扮演者重要的角色。DA 是由大脑内分布的一种可以影响人情绪的神经传导物质, 通过调节靶细胞的活动、传递信息等发挥其生理功能, 其含量表达和神经元兴奋度有直接关联[9] 。5-HT 是一种中枢神经经系统功能调节的神经递质, 主要分布于松果体和下丘脑, 参与人们情感表达、行为控制等的调节,研究显示中枢神经系统 5-HT 含量、功能异常可能与本病相关[10] 。
    综上所述, 洪霞教授根据小儿生理特点, “肝常有余, 脾常不足”为学术指导思想, 健脾化痰、平
肝熄风、疏肝扶脾为主要治疗法则。而临床实践证实表明, 采用抑木扶土法治疗小儿抽动症临床疗效显著, 不良反应小, 复发率低, 提高了患儿的生存质量, 并且对体内的神经递质也有一定的调节作用,值得广泛推广。
参考文献
[1] 赵静, 白晓红. 110 例儿童多发性抽动症患儿中医体质分析[J] . 辽宁中医杂志, 2013, 40 ( 7) : 1356 ~ 1357
[2] 潘鸿, 王洪峰, 李静, 等. 中医综合疗法治疗脾虚肝亢型小儿抽动症的临床研究 [J] . 世界中西医结合杂志, 2016, 11 ( 4) :454~ 456
[3] 唐英, 尚清, 马彩云, 等. 平肝健脾方治疗小儿多发性抽动症 50 例临床观察 [J] . 中医杂志, 2015, 56 ( 13) : 1120 ~ 1123
[4] 李文联, 朱小敏. 银翘散加减治疗小儿多发性抽动的疗效及作用机制研究 [J] . 四川中医, 2016, 34 ( 12) : 113~ 115
[5] 江晓云, 黎俊民. 僵蚕钩藤汤联合葡萄糖酸锌片治疗小儿抽动症 30 例疗效观察 [J] . 新中医, 2011, 43 ( 1) : 87~ 88
[6] 薛德馨, 彭丽娜. 从风论治小儿多发性抽动症 [J] . 四川中医, 2014, 32 ( 8) : 44 ~ 46
[7] 闫娟, 史正刚. 中医辨证治疗小儿抽动症研究近况 [J] . 中医儿科杂志, 2014, 10 ( 1) : 73~ 76
[8] 杨志华, 张喜莲, 马融. 马融从中医肝脾理论论治小儿多发性抽动症经验 [J] . 中医杂志, 2015, 56 ( 2) : 102~ 104
[9] 姚阳, 刘坤, 杨宇等. 异钩藤碱对多发性抽动症模型大鼠头部抽动行为与脑内单胺递质水平的影响 [J] . 中华行为医学与脑科学杂志, 2016, 25 ( 1) : 29 ~ 33
[10] 王永志, 赵静洁, 韩玉, 等. 慢性利血平抑郁模型大鼠海马单胺类神经递质的变化 [J] . 中华行为医学与脑科学杂志, 2013,22 ( 10) : 877 ~ 879
( 收稿日期 2017-06-15)



滋阴方治疗阴虚火旺型儿童糖尿病临床研究
佟丹1, 张文华2, △
( 1. 安康市中医医院儿科, 陕西 安康 725000; 2. 安康市中医医院内分泌风湿免疫科, 陕西 安康 725000)
摘要: 目的: 观察自拟滋阴方治疗阴虚火旺型儿童糖尿病的临床疗效, 同时对其作用机制进行探讨。方法:
 随机选取 2012 年 6 月 ~ 2016 年 10 月我院收治的儿童糖尿病患儿 87 例, 随机分到对照组和观察
组。对照组采用基础治疗加上西药常规治疗, 给予患者二甲双胍片及辛伐他汀片; 观察组除基础治疗及西
药常规治疗之外, 再加以本院自拟滋阴方, 2 组均以 1 个月为 1 个疗程, 连续治疗 3 个疗程。比较
治疗前后 2 组患儿 FBG、2hBG、HbA1c、CRP、IL-2、IL-4、IL-10 及 IFN-γ; 并且记录 2 组患儿
的血糖达标时间及发生低血糖的概率。结果: 治疗后观察组的 FBG、2hBG 及HbA1c 的水平明显低于对
照组 ( P<0. 05) 。治疗后观察组的 CRP、IL-4 及 IL-10 的变化程度与对照组比较, 有显著差异 ( P
<0. 05) ; IL-2 及 IFN-γ 的变化程度与对照组比较不明显 ( P > 0. 05) 。观察组患儿血糖达标时间明显
较对照组短 ( P<0. 05) , 观察组患儿发生低血糖事件概率也明显低于对照组 ( P<0. 05) 。结论: 采用自
拟滋阴方治疗儿童糖尿病疗效显著, 具体作用途径可能与免疫调节相关。
关键词: 儿童糖尿病; 滋阴方; IL-2; 免疫
中图分类号: R 587. 1 文献标志码: A 文章编号: 1000-3649 ( 2017) 11-0154-03\
Study on the Clinical Effect of Using Nourishing-Yin Recipe in the Treatment of Children with Diabetes Mellitus/
TONG Dan1, ZHANG WenHua2 / /1. Department of Paediatrics, Ankang Hospital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2. Depatmentof Endocrinology and Immunology, Ankang Hospital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 Ankang Shaanxi 725000, China)Abstract: Objective: To observe the clinical effect of nourishing-Yin Recipe for treating children with hyperactivity of firedue to Yin-deficiency, and to explore its mechanism. Methods: 87cases of children with diabetes mellitus in our hospital fromJune 2012to October 2016were randomly divided into controlled group and observation group. The controlled group received basic
treatment plus conventional western medicine treatment, patients were given Metformin Tablets and Simvastatin Tablets; the observation group was treated with Self-made nourishing-Yin Recipe in addition to the basic treatment and routine treatment of western medicine, and the 2groups were accepted 1month treatment as 1course of treatment, continuous treatment of 3courses. Before and after treatment, FBG, 2hBG, HbA1c, CRP, IL-2, IL- 4, IL- 10and IFN-γwere recorded in 2groups of children,and the time of blood glucose and the probability of hypoglycemia were recorded in the 2groups. Results: After treatment, thelevels of FBG, 2hBG and HbA1c in the observation group were significantly lower than those in the controlled group ( P<0. 05) .
After treatment, the changes of CRP, IL-4and IL-10in the observation group were significantly different from those in the controlled group ( P<0. 05) . The changes of IL-2and IFN-γwere not significantly different from those in the controlled group ( P>0. 05) . The observation group was significantly shorter than the controlled group ( P<0. 05) , the observation group was significantly lower than that of the controlled group ( P< 0. 05) . Conclusion: Nourishing - Yin Recipe has a significant effect in thetreatment of children with diabetes.
Keywords: Diabetes mellitus; Nourishing-Yin Recipe; IL-2; Immunity
糖尿病是临床常见的内分泌代谢性疾病, 尤其现今社会生活节奏快, 食品问题日益严重, 人们摄入高脂
高糖的量越来越大, 导致患糖尿病的人群越来越多。近几年数据调查显示, 糖尿病患者的年龄有年轻化
趋势, 儿童糖尿病患者增多, 这样给社会及家庭造成很大的压力。在儿童中发生的糖尿病多为 1 型, 多
因遗传易感性和环境因素引起的胰岛细胞受到损伤引起的患者器官特异性病变, 需终身服药[1] 。如果药
物不能将病情控制得当, 会引起多种并发症, 并且如酮症酸中毒、低血糖等并发症来不及抢救会导致死
亡, 给儿童未来的生活带来巨大的痛苦, 因此寻找有效的治疗方法是非常必要的[2-4] 。我院采用滋阴方
治疗阴虚火旺型儿童糖尿病, 并且已经取得良好的疗效, 现将结果汇报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 1 一般资料 随机选取 2012 年 6 月 ~ 2016 年 10月我院收治的儿童Ⅰ型糖尿病患儿 87 例, 在每
个患者家属签署了知情同意书后, 将所有病例随机分为对照组及观察组, 对照组 42 例, 男 12 例, 女 
30 例;年龄 5 岁 ~13 岁, 平均年龄 ( 7. 8 ± 4. 9) 岁; 平均病程 ( 3. 6 ± 2. 7) 年; 患儿入院餐后血糖
平均值( 20. 94 ± 3. 84) mmol /L, 空腹血糖平均值 ( 12. 87 ±4. 12) mmol /L, 血 pH 值是 ( 7. 12 ± 0. 
06) 。观察组45 例, 男 16 例, 女 29 例; 年龄 4 岁 ~ 14 岁, 平均年龄 ( 8. 2 ± 4. 6) 岁; 平均
病程 ( 3. 9 ± 2. 9) 年;患儿入院餐后血糖平均值 ( 21. 12 ± 3. 71) mmol /L,空腹血糖平均值 ( 12. 45 ± 
3. 84) mmol /L, 血 pH 值是 ( 7. 14 ± 0. 04) 。两组患儿在性别、年龄、病程入院血糖值及 pH 值等方
面组间数据的差异均没有统计学意义 ( P > 0. 05) , 具有可比性。
1. 2 西医诊断标准 参照世界卫生组织制定的儿童糖尿病标准及 《临床内分泌学》[5] : 静脉血浆测值空
腹血糖 ( FBG) ≥7. 2mmol /L, 全天任何时间血糖均≥11. 1mmol /L, 不仅一次空腹血糖≥7. 8mmol /L, 
服糖后 2h 血糖 ( 2hBG) ≥11. 1mmol /L。
1. 3 中医辨证标准 参照 2010 年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制定的 《22 个专业 95 个病种中医诊疗方案》[6] 中
消渴阴虚火旺证: 主症: 口干舌燥, 随饮随渴, 心烦失眠; 次症: 腰膝酸软, 潮热盗汗, 畏寒怕冷; 
舌脉: 舌红少津, 少苔, 脉沉细无力。
1. 4 治疗方法 对照组患儿采用西药常规治疗, 饭后口服盐酸二甲双胍片肠溶片 ( 商品名: 君士达新河
北天成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国药准字 H20031134) ,每次 1 片, 每日 3 次; 口服格列美脲片 ( 商品名:
亚莫利赛诺菲安万特 ( 北京) 制药有限公司国药准字 H20057672) 2mg, 每日 1 次; 根据患儿的血糖
情况调整剂量, 控制不理想者可注射胰岛素。观察组患儿在对照组治疗基础上加用滋阴方治疗, 组方:
黄芪 20g, 丹参 15g, 熟地 15g, 山药 15g, 山茱萸 15g, 知母 15g, 牡丹皮 10g, 葛根 10g, 
五味子 6g, 陈皮 6g, 酸枣仁 6g。水煎至 200ml, 每日 1 剂, 随症加减, 分早晚 2 次温服, 2 
组患儿均连续治疗 3 个月后进行评价疗效。
1. 5 实验室指标及检测方法 比较治疗前及治疗 3个疗程后 2 组患儿空腹血糖 ( FBG) 、餐后 2h 血糖
( 2hBG) 及血清糖化血红蛋白 ( HbA1c) ; 2 组患者空腹 10 h 后分别肘静脉采集非抗凝外周静脉血 
5ml,离心, 收集血清, 并且比较 2 组患儿治疗前后代表性炎性因子 C 反应蛋白 ( CRP ) 、白介素 
- 2 ( IL -2) 、白介素-4 ( IL-4) 、白介素-10 ( IL-10) 及干扰素 γ ( IFN-γ) ; 并且记录 2 
组患儿的血糖达标时间及发生低血糖的概率。
1. 6 统计学方法 所得数据均采用 SPSS15. 0 统计软件进行统计分析, 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 ( x- ±s)
表示, 采用 t 检验; 计数资料采用 χ2 检验, P<0. 05表示两组数据有统计学差异, P > 0. 05 表示 2 
组数据无统计学差异。
2 结 果
2. 1 两组患儿治疗前后血糖指标比较 治疗后两组患儿 FBG、2hBG 及 HbA1c 均较治疗前显著降低 ( P
<0. 05) , 并且观察组以上指标与对照组比较明显降低 ( P<0. 05) 。
表 1 两组患儿血糖指标比较 ( x- ±s)
组别 FBG( mmol /L) 2hBG( mmol /L) HbA1c( %)

对照组 治疗前 8.89±1.13 11.25±1.46 8.27±1.21
治疗后 7.84 ±1.23* 9.71 ± 1.32* 7.46±1.26*
观察组 治疗前 8.81±1.27 11.09±1.68 8.25±1.48
治疗后 7.03 ±1.09*△ 8.63 ± 1.54*△ 6.21±1.34*△



    
 注: 与本组治疗前比较, * P< 0. 05; 与对照组治疗后比较, △ P<0. 05
2. 2 两组患儿治疗前后炎性因子比较  治疗后两组患儿 CRP、IL-4 及 IFN-γ 较明显低于治疗前 ( P
<0. 05) , 而 IL- 2 及 IL - 10 较治疗前显著升高 ( P <0. 05) , 并且观察组 CRP、IL-4 及 IL
-10 变化程度与对照组比较, 有显著差异 ( P<0. 05) 。
表 2 两组患儿炎性因子比较 ( x- ±s)
组别 CRP( mg /L) IL-2( pg /mL) IL-4( pg /ml) IL-10( pg /ml) IFN-γ( pg /mL)
对照组 治疗前 5.93±1.86 120.21 ± 35.01 431.37±30.17 319.52±40.29 71.94 ± 11.04
治疗后 4.64±1.38* 153.26 ± 31.62* 331.84±37.06* 429.44±39.46* 60.88 ± 9.32*
观察组 治疗前 5.89±1.71 122.78 ± 27.33 430.48±41.52 313.84±42.94 72.58± 11.97
治疗后 3.63±0.99*△ 149.51 ± 19.73* 279.27±29.21*△ 487.46±35.04*△ 58.36 ± 8.96*
注: 与本组治疗前比较, * P<0. 05; 与对照组治疗后比较, △P<0. 05
2. 3 两组患儿血糖达标时间及低血糖事件发生的概率 观察组患儿血糖达标时间是 ( 7. 2±2. 4) 天, 对
照组患儿血糖达标时间是 ( 10. 7±3. 5) 天, 与观察组比较有统计学意义 ( P<0. 05) ; 观察组发生低血
糖事件概率是 6. 7% ( 3 /45 例) , 对照组发生低血糖事件概率是 19. 0% ( 8 /42 例) , 2 组比较有统
计学意义( P<0. 05) 。
3 讨 论
糖尿病在中医学中属 “消渴症”, 而 1 型糖尿病多因素体阴虚、禀赋不足, 而临床中阴虚热盛型糖尿
病又多见于早期, 并发症少而轻, 五脏素弱, 肺燥阴伤, 口渴引饮, 肾脾亏虚, 精气亏耗, 脾胃
运化失职, 消谷耗液, 损伤阴液[7-8] ; 情志失调, 郁而化火, 损耗心脾精血, 上灼肺胃阴津, 下
灼肾阴;终致肺燥肾虚胃热, 治则当以补阴润燥, 健脾益肾为主。滋阴方中黄芪益气固表, 补气养血, 
利水消肿, 山药健脾益胃助消化, 善充填脾肾阴精, 二者同为君药; 知母能消肺金, 制肾水化源之
火, 去火可以保阴, 是即所谓滋阴也; 葛根有生津止渴、升阳止泻之功, 以助黄芪升发脾胃清阳, 输
布津液而止渴; 山茱萸善补肝肾之阴精, 又可助阳; 知母、葛根及山茱萸为臣药, 君臣结合, 补脾肺
肾三阴。丹参活血祛瘀, 养血安神, 凉血消肿; 熟地补血滋阴, 益精填髓, 取其补肾阴益肾精之功。
牡丹皮具有清热凉血、活血化瘀、退虚热等功效; 五味子具有敛肺、生津、润肺之功效, 陈皮理气和
中, 燥湿化痰, 利水健脾; 酸枣仁补肝、安神、生津, 主治惊悸怔忡、烦渴、虚汗。诸药配伍有固肾
益气、润燥止渴、清解燥热之功。研究显示儿童糖尿病是一种自身免疫性疾病,由于 T 淋巴细胞介导部
分或全部胰岛 β 细胞破坏,引发炎症, 导 致 胰 岛 素 分 泌 绝 对 不 足 而 引 起 的 病症[9] 。
目前认为 T 细胞是介导儿童糖尿病的主要介质, 尤其是 T 淋巴细胞, 而 Th1、Th2、Th17 和 Tregs
等是由 CD4+T 淋巴细胞根据分泌的细胞因子不同区分的, 儿 童 糖 尿 病 就 与 Th1 /Th2 细 胞 亚 
群 关 系 密切[10-11] 。Th1 细胞主要分泌 IL - 2、IFN -γ、TNF -α等, 介导细胞免疫及局部炎
症, 破坏胰岛 β 细胞,促进糖尿病的发生[1] ; IL-2 通过增加胰腺中 Tregs 的数量及其表面相关蛋白
的表达来缓解早期 1 型糖尿病的病情[12] 。Th2 细胞主要分泌 IL - 4、IL - 10 等,来介导体液免
疫, 而 IFN-γ 可以通过抑制 Th2 细胞的增殖, 进而降低 IL4、IL-10 在体内的水平。研究显示, 
胰腺中 IL-4 的高表达可以有效预防 1 型糖尿病。1 型糖尿病病发时, Th1 和 Th2 细胞平衡打破,
免疫调节机制失衡, Th1 型细胞占主导地位, Th1 细胞分泌的细胞因子直接或间接促进胰岛 β 细胞的
免疫损害, 进一步加重糖尿病[12] 。本研究显示, 采用滋阴方治疗可以缩短儿童糖尿病患儿的血糖达标
时间, 并且发生低血糖事件的概率低于对照组患儿, 还能有效调节儿童糖尿病患儿机体 Th1 和 Th2 
细胞分泌的细胞因子, 由此可见,滋阴方是临床中治疗儿童糖尿病的有效中药配方,值得临床推广。
参考文献
[1] 梁雁, 罗小平. 我国儿童 1 型糖尿病诊治现状及面临的若干问题 [J] . 中国实用儿科杂志, 2015 ( 10) : 721 ~ 724
[2] 中华医学会糖尿病学分会. 中国 1 型糖尿病诊治指南 [J] .糖尿病临床, 2013, 7: 6~ 27
[3] 翁建平. 我国 1 型糖尿病现状及防治体系的建立 [J] . 中华医学信息导报, 2013, 28 ( 23) : 11
[4] 金建弼. 儿童糖尿病酮症酸中毒的治疗方 法 及 效 果 观 察[J] . 糖尿病新世界, 2015 ( 20) : 45~ 47
[5] 古建平, 付晓荣, 卫海燕, 等. 胰岛素不同注射方式治疗儿童糖尿病的疗效及护理风险分析 [J] . 广东医学, 2012, 33 ( 18) :2864~ 2866
[6] 曾纪斌, 蔡常娥, 陈春远, 等. 知柏地黄汤对阴虚火旺型 2型糖 尿 病 患 者 中 医 症 状 改 善 的 影 响 [J] . 广西中医药, 2016, 39( 2) : 17 ~ 19
[7] 程森华, 方朝晖. 糖尿病微血管病变从阴虚血瘀论治探析[J] . 安徽中医药大学学报, 2012, 31 ( 4) : 7~ 10
[8] 李中南, 方朝晖, 张进军, 等. 糖尿病从瘀论治探析 [J] .中医药临床杂志, 2012, 24 ( 2) : 154 ~ 157
[9] Zhi D, Sun C, Shen S, et al. SNPS in the exons of toll-like receptors are associated with susceptibility to type 1 diabetes in Chinese population [J] .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ediatric Endocrinology, 2015, 2015
( 1) : 1084
[10] 车千红, 谭永刚, 辛颖, 等. 392 例儿童糖尿病初发临床特征及患病影响因素 [J] . 中国慢性病预防与控制, 2015, 23 ( 5) :350 ~ 353
[11] SzablewskiL. Role of immune system in type 1 diabetes mellituspathogenesis [J] . International Immunopharmacology, 2014, 22 ( 1 ) :182 ~ 191
[12] 李敏. 1 型糖尿病 ( T1D) 的细胞免疫学发病机制的研究进展 [J] . 复旦学报 ( 医学版) , 2012, 39 ( 5) : 525~ 530
( 收稿日期 2017-07-11)


安康市中医医院 版权所有 2017-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安康市巴山东路47号 电话:0915-8183608 邮编:725000
备案号:陕卫网审[2011]第0003号 陕ICP备:11010322号